无锡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巫术力量 第七十四章 黑暗森林

发布时间:2019-10-18 06:42:52 编辑:笔名

巫术力量 第七十四章 黑暗森林

也许是从未有过的时光,菲尔和以往相反,在蓝宝石湖的岸边与维纳斯走了许久,维纳斯一直在说小时候的趣事,菲尔什么也不说,一直在听,到最后维纳斯倦了,然后就坐在湖边的树下看星空。

小女孩把头枕在菲尔腿上,睡得很快,也很沉。菲尔小声吩咐那些护卫,拿来一张毛毯盖在维纳斯身上,他就靠在树上闭眼冥想。

菲尔并不是对这少女有什么别样的念头,只是发现在接触这名少女的时候,芯片忽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波动,所以才想近距离看看是怎么回事。然而结果令他有些失望,维纳斯好似就是一名普通的少女,没有任何特别。

这一晚,菲尔惊奇的发现自己没有再做梦了,也许是眼前的美景舒缓了他的身心。

第二天,维纳斯在自己房间醒来,以为昨晚就只是一个梦,不过女仆告诉她,是菲尔今早把她抱回来的。

“那安德伍德先生呢?他在哪?我要去见他!”

“菲尔大人已经去黑暗森林了。”

维纳斯神情一片黯淡,低头看着身上的毛毯,有些强颜欢笑:“安德伍德先生真是一位非常厉害的人,他一定会安全回来吧?”

菲尔没有骑从学院就跟来的马车,也让弗立顿在城堡好好休息,毕竟对于黑暗森林,就算是他也要在没有任何了解的情况下,小心谨慎才不至于丧命。

亚特伍德为他准备了一匹古堡的骏马,清脆的马蹄声响彻山林。

有一条小路直通小木屋,以前还作为猎人的进山道路,只是现在人迹罕至,已经有些荒草丛生。

在快靠近的时候,小路旁出现一个茅草屋,菲尔看见里面有一双眼睛看出来,蓝幽幽的透过窗缝看起来还有几分诡异。

菲尔勒马,在茅草屋前停下,那双眼睛立刻消失了,有个人躲在里面,菲尔叫了几声,无人应答。

菲尔继续上路。然后前面不远出现一只松鼠,直瞪着眼睛站在路中间,像死了一样,可是菲尔很明显看到它眨了眼睛,间隔时间很长才会眨一下,菲尔拿木棍捅一下,松鼠直挺挺的到在一旁,依旧动也不动。

菲尔从这时候开始,走得很慢,然后逐渐的,森林里寂静一片,什么声响也没有。没有鸟叫虫鸣,没有风声叶落。

接着出现一个地界,像一条笔直的线,一边仍是葱葱绿树,另一边却是昏暗枯萎,菲尔还发现,就算是在同一棵树上,也是如此精准地按照这条衰败直线分布,没有一丝误差。

天空中弥漫着昏沉的雾霭,把这小路延伸进去的深林,像是不变的夜里。

菲尔下马,把马绑在黑暗森林外的树边,自己右手拿出十字剑,另一只手是一张卷轴,还戴上一副眼镜,一步一步向里面走去。

卷轴是一个由高级巫师镌刻的瞬移卷轴,虽然使用后会给低等级的学徒带来一些身体伤害,但是却是一个无比强大的自保卷轴,眼镜是一副探测眼镜,被炼器师附加上了探测不寻常波动的巫术阵。

这些都是他在交易区准备的成果,倒也不是说专门为这次任务准备的,而只是希望在这个巫师世界尽可能保全性命罢了。

黑暗森林里,越往里走,天色越暗,菲尔不得不用出一个光明戏法。

但是走不了多久,菲尔就发现释放在剑尖的光开始变得黯淡,然后再菲尔看见它严重急速暗下去,最后完全消失,菲尔最后再施展,总在一会儿就消失了,最后菲尔不得不尝试用小路旁的枯木弄了个火把,反而有用,这些枯木都有许多树脂,可以燃烧很久,而且这里到处都是这种树木,虽然衰败了,树脂还有用。

在这样一模一样昏暗的环境里,菲尔开始出现时间差,他以为已经过了很长时间,拿出计时器一看,才过去几分钟。而且在这里仙人球芯片似乎完全没有了作用,好似有一个巨大的力场,把他和芯片隔离开来。

在菲尔感觉足足走了半天后,小木屋终于出现在眼前。

在森林的一片空地上,小木屋有二层,前面有空地,后边有菜园,菜园边上有一条干涸的小溪。

菲尔站在门前,推了推,门没有开,敲了两下后再推,“吱呀”一声。

菲尔心中愈发凝重,亚特伍德跟他说过,小木屋里所有的门,都需要敲了两下之后才会开,不然怎么也没有办法。

菲尔拿着魔杖把门抵开,里面是一片腐败摸样,正对门的大厅中间有一堆篝火的老旧痕迹,应该是他的前辈所留,就如同一般腐败的木屋一样,没有任何奇怪之处,只除了敲门这一点。

一楼有三个门,二楼有七个,每一个门菲尔都敲两声,然后推开,看房间摆设,这是一栋三代家庭式的木屋,一楼住着爷爷奶奶,二楼有一间是父母的,还有三个小孩各一间,还有三个是客房,似乎当初住着三位外地的叔叔。

除了摆设较新,没有传说中一千年那么久之外,菲尔没有任何发现。

尽管森林里一片黑暗,但现在还是白天时间,也许进入深夜后这里的更诡异之处才会显现,不过菲尔还没打算今晚就尝试住一晚,所以现在得立刻回去。

出了黑暗森林,太阳高悬,居然只是正午,菲尔以为已经到了傍晚。

菲尔看见,那条交界线似乎又往外扩大了一点点,一株进去之前还十分青翠的小树,此时再看居然已经有一半是灰暗的,另外,菲尔的马不见了。

缰绳还帮在树上

,可是马却不见。

菲尔不得不徒步走出去,结果到了那只松鼠的地方,发现松鼠也不见了,这里人迹罕至,连凶猛的动物也不曾有,松鼠去了哪里?

到了茅草屋哪里,却看见炊烟。

有一个毛发旺盛的蓝眼睛男人在茅草屋前煮一锅肉汤,男人看见菲尔显得十分热情,只是对方好像是哑巴,指了指肉汤,笑眯眯的样子倒显得憨厚,他看见菲尔迥然一人,就比出骑马“驾”的姿势,菲尔不知道对方有没有聋,还是解释说:“我的马不见了,你看到了吗?”

对方摇摇头,然后他很激动地拉着菲尔走到茅草屋后,那里正绑着一只死气沉沉的松鼠,原来是被他抓走,然后他就在那里比划,还加上骑的动作。

好一会儿菲尔才明白男人是要他骑这只松鼠……

菲尔没有停留的走了,被一个傻子耽搁这么久,自己还和他交谈了一会儿,想想也是无奈。

不得已,菲尔最终还是走回了古堡,亚特伍德似乎早就料到马匹不见的事,没有问一句有关马的事,菲尔主动说起茅草屋那个奇怪的男人,亚特伍德表示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过去看看,以前哪里并没有茅草屋,也没有那个男人。

菲尔先去换了一身常服,然后和亚特伍德在书房交谈,不一会儿就被突然前来的维纳斯打断了,维纳斯举止稍显失礼,可却还是很可爱的。

“安德伍德先生,你今晚就要过去吗?”维纳斯问菲尔,神情很紧张。

“还没有,我还要再做一些准备。”菲尔回答。

维拉斯小小地欢呼了一下,又赶忙道歉:“其实安德伍德先生,维纳斯是想请你去我的古堡游玩,不知你是否愿意?”维纳斯的古堡其实就是亚特伍德正在建造的古堡,因为以后是要维纳斯守候这里,所以说是维纳斯的古堡也没有错,她手指小心地拽着裙角,忐忑不安的样子,生怕菲尔直接拒绝。

菲尔想了想,准备去小木屋的事不用太着急,所以爽快地答应了。维纳斯又是一阵惊喜地跑出去,看样子是去叫仆人准备了。

“真是失礼了。”亚特伍德道歉道。

“哪里,和维纳斯在一起我也很快乐,您不必如此。”菲尔道。

这时候,亚特伍德神色不定,终而下定决心对菲尔请求:“安德伍德先生,其实我前段时间对维纳斯测试过她的巫师天赋,她的天赋居然有三等那么高!所以我就想,不知能不能请安德伍德先生把她带回学院,进行系统的巫术教导?”

菲尔才明白亚特伍德这两天游移不定的话语是什么回事,特别是维纳斯出现的时候。

菲尔说:“你知道学院的规矩吧?”无故带普通人进学院,当然是禁止的。

亚特伍德知道菲尔的难处,又道:“这个我当然知道,但是其实还有一个办法,可以把维纳斯带入学院。虽说我听闻要到正式巫师才能有仆人,不过普通学徒带上家族的仆人已经是一个潜规则,所以,能不能要求安德伍德先生,把维纳斯收为女仆?”

女仆这个字眼刺激到了菲尔,要把以为精灵般的少女,也算是他的玩伴当作女仆,菲尔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,只好说会考虑考虑。

“事实上,学院下一届招生还有一年多,你可以等到那个时候再说。”

没想到亚特伍德却苦笑一声:“这是不可能的,当初我接受那位大师的馈赠时,就签订了一个禁止我的后代进入学院学习的契约……”

菲尔顿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亚特伍德当初也许有不得不做的原因去签这个任务契约,或许当初还好,但是现在来看,也不知道这个决定是否正确。

出去,维纳斯已经带着一队守卫一队仆人等候在一旁。

女孩坐在为首的两匹白马之一,回头看向菲尔,笑靥如花,她还不知道自己被安排了什么样的命运。

牡丹江治疗癫痫病费用
雅安治疗睾丸炎费用
东莞好的白癜风医院
牡丹江治疗癫痫病医院
雅安治疗睾丸炎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