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锡信息网
星座
当前位置:首页 > 星座

穿越囧事录 第47章 历史还原篇 五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3:50:21 编辑:笔名

穿越囧事录 第47章 历史还原篇 五

我漫无目的地走到了一处门口:“请问这里是厕所吗?”

门口的暗精灵看守的表情很复杂,估计在想我到底用不用得着厕所,不过还是客气道:“抱歉,这里不是厕所。”

“哦,”我掉头离开,转了两个路口,居然又看到一个类似的门:“这里是厕所吗?”

看守道:“抱歉,不是厕所,厕所在那边。”

“哦,”我掉头离开,再转了两个路口,再次看到一个类似的门:“这里是厕所吗?”

“不是。”

再来转两次:“厕所?”

那暗精灵终于发飙:“大人!您为什么要重复来问这么多次啊!难道这里那么像厕所吗?难道我这么像守厕所的吗?厕所需要守吗?”

“额,抱歉,”我歉然道,“这里面的味道挺重,我以为是厕所来着。”

“哦,原来如此,”那暗精灵回道:“因为这里面是地牢,可能味道会让您混……”

“啊、不,”我打断他道:“我闻到的是阴谋的味道。”

“什么意……”他说到一半时便昏昏倒下去,叶铭从后面把他接住后轻轻放倒在地上。

“昏睡穴在耳后,正面很难命中。”

“嗯……不过这个暗精灵的脾气真是挺好,不说是事不过三吗……”我们打开门,把他的身体藏到了门后再把门关上了。

这里恶臭难当,是个阴暗潮湿的地牢,仅靠几根刚点上没多久的火把维持亮光。

一脚踏入地牢,发现这里老鼠扎堆,看见人来都不怕。个头不小的蟑螂都在地上觅食,各类四脚蛇吃厌了蟑螂,趴在细藤遍布的墙上休息。

进来之后我感觉直接掉进了一个粪坑:“这味道为什么也要模拟这么真实啊,呕呕呕……”我发现胃里面没什么东西,全是苦水。

牢中的囚徒不少,不过没有活的,大多数都已经烂透了。我和叶铭捂着鼻子前进,九曲十八弯,终于在地牢尽头看到了活人。不过这个半精灵的身份,却大出我们的意料。

“萝琳?”

关在牢中的居然是萝琳,她也惊讶道:“怎么是你们?”

哎呀呀,这事就更蹊跷了,我正在思考时,萝琳又开始闹别扭:“把我手脚松绑了,让我自杀,用不着异界人来救。”

叶铭笑得尴尬,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问道:“你怎么会被抓到这里来?”

萝琳道:“我一直跟在你们后面,你们走后,我发现有人把那将军放了,那些人,也是暗精灵。”

“这简直!”我顿时哑口无言,无数信息顿时涌入脑内。

这时,地牢的门突然从外面被打开了。

尤的声音远远传来:“长老!看守被人放倒了!地牢有人潜入!”

“慌什么……”良久后,大长老的声音才幽幽道:“金犬大人,难道您对我们这里的地牢感兴趣吗?这里可不是暗精灵的藏宝地。”

我也高声笑道:“啊不,我只是来找厕所的而已。”

大长老回道:“那还是由老夫来带您去吧,这座林中城也不算小,别再迷路了。”

我回到了入口:“劳你费心了。”

尤背起昏睡的卫兵,关上了门后守在门口,我则陪着大长老渐渐离开。

内急的鬼话谁也不信,他和我径直回到了会客厅。不过被人猜透之后心情会很糟糕,我突然想找茬,干脆就在客厅里拉坨屎看看大长老的表情……

算了,看他这至少上千年的岁数,怎么着也该有些定力,这点小事想必很难扰乱他的心神,耍小聪明毫无意义,还是开门见山吧。

“长老,那位被你们抓住的半精灵小姐我们认识,我觉得她应该不会特意潜入这里。也更不可能救什么将军出去,应该是弄错了吧?或者说,只有我弄错了呢?”

这座林中之城距离战场不近,萝琳不可能潜入这里,只能是被抓来的,我跳上椅子蹲着说道:“你们压根就没有抓斯蒂夫将军回来,而是放走了他,让他带着机密的情报回到了军营组织防务。我不明白你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?为了输掉这场战争?还是说高傲的暗精灵居然已经投敌了?”

长老笑容不改,看不出他的情绪,他坐下后缓缓道:“这次暗袭战,是由五大族联合发起的。”

“嗯……”我安静地听着他的理由。

“可这个联合,就唯独没有让我们暗精灵的战士参与……他们只让我们担任了情报和斥候的工作,嘿嘿嘿,瞧不起人也要有个限度。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,他们的力量太强了,甚至比魔王更强……”

“所以,你想为敌军提供情报,让五大族精锐折损?”原来他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五大族的力量被削弱,以此避免暗精灵的地位在战后趋于不利。

大长老沉默不语,我继续道:“可是你又没有想过如果败给了魔族,那么后果该如何呢?”

“我想应该不会,”大长老干笑道,“毕竟参与战斗的都是传说中的人物,人类的贤者,龙族的英雄,矮人王,兽王的神官以及……符文精灵!”

原来如此,其他族类倒无所谓,但精灵那过于庞大的力量对他们来说如鲠在喉,不得不除。暗精灵的女王有事外出,估计这就是他们的后手安排。

连王都出动了,看来在这次混战中,精灵族要吃一记大亏。

“大敌当前,却先要去除自己的同伴,真令人无语……”看来这个世界各势力彼此的关系是复杂到了极点,我释然道:“原来如此

穿越囧事录  第47章 历史还原篇 五

,不过您这算计实在可怕,想来那‘愿天下不再苦难’的祝愿,真是说来给我听听的啊……”

原来他只是想利用我做暗精灵的脱罪伪证。想来我也被一个精灵族的长老当枪来用过,这感觉真是似曾相识。

“那是真心所愿……但我已经连做这个梦的资格都没有了。”大长老难以作答,只疲累地回道:“大人,我暗精灵已经风雨飘摇,更不可能与您为敌,所以我们只能留您的朋友在这里修养,抱歉了。”

“想抓人质啊……”我真不忍心告诉他真相,人质这一说对我们应该没用,毕竟天一亮我们就走了,他留不住。

“我们迫于无奈,只能出此下策,请您原谅。”

“没关系,我理解,”我对长老的作法并没有反感,“这毕竟是人之常情,你只需要在乎自己的家人、族人就够了,天下那么大,你能救的人明明就在眼前,又何必杞人忧天、担那份只有情操而毫无意义的心。”

想来,叶铭才是那种想“度一切苦厄”的大善人,我不是,而且还为此跟他吵过架。

大长老被我的话惊地哑口无言,颤巍巍地站起来,向我屈膝伏首:“大人居然不为这卑鄙自私的无耻之举为恶极,实在令老夫泪目……”

“这没什么,因为我也不是那么清高的善人,我需要知道各族的藏宝地,当然也不是为了消除世人厄运,只为了回一个窝囊的地方当一个窝囊的人,没资格受你拜服。”我跳下椅子,来到长老跟前,“所以,作为交换,我可以忘掉今天的所有事,你要告诉我各族藏宝地的确切位置。这只是交易,完成之后就送我们回去吧,你不信我的话也无所谓,但我说实话,你拦不住我们。”

长老应该听得出我没有假话,微微考虑后回道:“我等自然相信金犬大人,愿意效劳……”

;

南昌性病医院
南昌性病医院费用
南昌性病医院哪家好
南昌性病医院排名
南昌治疗性病的医院